5,326

12月17日下午5時駱克道前線報道

既然呼籲了去支持遠道以來的示威人仕,怎可以不身體力行呢?昨天下午2時,到了維園了解WTO和支持示威人仕。看過展覽後,便參與各國農民、漁民、勞工和性工作者等的集會。南韓的代表是一名很厲害的女仕,整個集會以流利英語把各國代表的演說作韓語和英語翻譯,她還對社會運動非常熟悉,懂得運用適當語氣鼓勵示威人仕,控制得氣氛很好。

下午4時,遊行開始了,帶頭的是韓國的傳統樂隊,一路以民族歌舞來開路。我相信這是刻意安排的,目的是令警察鬆懈,同時亦達到目的。事發下午5時,我一直跟在隊伍的前方,和歌舞隊同行。當去到馬師道上天橋處,我很奇怪為何隊伍是向前行,而不是右轉。問題便在這裏了!為甚麼警察會讓帶頭的隊伍直行?誰也知道遊行路線應向右轉,警察竟不控制好遊行路線,是間接讓示威者有機會發難!

帶頭的韓國傳統樂隊,很好的掩飾手法。

帶頭的示威者能衝前,之後第2、3、4隊怎會不衝前?結果,枱棺材隊伍衝前,東南亞漁民隊衝前,混亂就始形成。本來守在路面沒有裝備的警察,怎抵擋得了示威人仕?結果退守一個街口,同時有人說警察打人,混亂當然升級!帶頭的那位韓國女仕,以流利英語要求警方對話,但說了近10分鐘,警察連1個代表也沒有出來,後來有位督察級人馬拿着大聲公,出來說了2句官式廢話便算。結果,示威者再衝前,走前多1個街口,直至有2輛衝鋒車欄路處。




警察和示威人仕衝突,警察有使用武力行為,被示成人仕指責。




韓國示威人仕代表,很強桿、主動、有頭腦的社會運動女性。

可惜警方實在太失策,右線因行人路邊有欄杆,防暴警察出不了來,只能在欄杆和衝鋒車位置死守。防暴警察因缺口只能容1人出來,向前推進又被欄杆阻着,做成進退兩難局面。示威人仕當然不會放過此機會,一方面和防暴警察衝擊,另一方面向警車埋手,想把警車拉倒。那邊廂,左線有另一批示威人仕聲東擊西,使右線的示威人仕有機會把警車綑綁,再拉倒警車。不過警車實在太重,所以怎拉也拉不倒。但最無奈的,是警察甚麼也做不到,眼白白看着示威人仕拉警車。

示威人仕的組織的確比警察聰明,間揭性衝擊防暴警察。雖然警察狂噴胡椒噴霧,但早有準備的示威人仕根本不怕,他們有眼罩和面巾防護,仍不斷衝擊。到6時多,示威人仕可能收到消息,中環場那邊更激烈,所以便離開駱克道了。

被搶的盾牌,每個圍觀的市民也拿來量量有多重。




到示威人仕離開半個小時,防暴警察才敢出來收復警車。

當第1批示威人仕衝過馬師道口時,我一直和遊行隊伍一起遊行。沒裝備的警察真是沒用,給示威人仕衝破防線,之後卻拉人鏈欄着再來的示威人仕。結果怎樣?我跟在前面的警察說:「你看看後邊,你們被人前後夾攻了!」這時他們才知道,結果他們甚麼也不能做,只能退在路邊,讓後面的防暴警察做事。

警察怎能這麼疏忽,讓示威人仕可以衝過防線?怎會想不到示威人仕會衝防線?有腦的也想得到,示威人仕一定會爭取任何可以突圍的機會,和各種能吸引傳媒的行動。還有,當第一批示威人仕衝前,警察竟以武力欄截,示威人仕當然立刻說警察打人!警察真是沒腦袋,連這樣也想不到,學甚麼人舉辦WTO?(後按:其實是政府問題,不關警察事。對於近40年沒有大型暴動的香港來說,警察表現已算不錯。)

總括一句,警察再不醒目,明天只會更激烈,出事的機會更大,受傷的人更多。

後記:雖說警察做得不好,但示威人仕也過份。在他們想拉倒警車時,示威人仕和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人仕竟然禁止記者拍照!更差點動手打記者!多名記者十分不滿!當然,香港有新聞自由,警察也不敢這樣直接阻止記者報導,示威者竟然這樣?實在令我太失望!我們來支持你們爭取平等待遇,但你們卻不讓我們拍照,甚至想阻擋新聞自由,簡直不能接受!而且,那名韓國示威人仕竟想打女記者!站在旁的我怎能不立刻阻止?還差點大打出手。哼!韓國男人實在不知所謂。

P.S.: 遇上衝突,突然由遊行人仕變了民間記者,沒有甚麼設備,全程只靠1部Treo 650採訪,又證明了Treo 650多好用。

其他民間記者報導:
藍色百味門:在世界的另一端看反世貿示威(上)
藍色百味門:在世界的另一端看反世貿示威(下)
Speechlessness.com: W.T.O.
Rhetorical Pain:要臉不要臉
Rhetorical Pain:你還有什麼辦法
Rhetorical Pain:我不明白這些警察
香港獨立媒體各民間記者報導
香格里拉:今天,我們哭了
CNN: Police clash with WTO protesters
語塞:鴻興道 / 鹹水 / 回來了
中大學生報:朋友,你可以走過來

5,327

14 Comments

  1. “警察真是沒腦袋,連這樣也想不到,學甚麼人舉辦WTO?” 這句有語病,因為不是警察舉辦WTO呢!
    我朋友是昨天當值的其中一位督察,希望他不是”拿着大聲公,出來說了2句官式癈話”的那位啦 … 但香港人一向和平,他們毫無這方面的經驗,又難怪…

    Reply

Leave a Comment.